懷念舊版

媒體交大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媒體交大 > 正文

時間:2021-03-10 來源:海淀報 作者:李洪亞 王柯心

海淀報頭條:365張老照片穿越時空再現圓明園圖景

2月24日,圓明園管理處在正覺寺舉辦了圓明園老照片發佈會,現場發佈了365張珍貴老照片,多數照片首次向公眾展示,涵蓋了圓明園、長春園、綺春園的相關建築,這些老照片都是從世界各地收集的,將陸續在圓明園展出。

在發佈會上,北京史地民俗學會副會長劉陽將拍攝於1920年代的正覺寺文殊亭文殊菩薩全身像電子版捐贈給圓明園管理處,由圓明園檔案館收藏。

還原圓明園的歷史變遷

記者現場看到,這張拍攝於1920年的老照片畫面清晰,亭內文殊菩薩騎青獅之像,總高三丈,左右立二童,左為獅奴,右方為韋陀,皆高八尺。劉陽介紹,文殊菩薩像及其背光均為木質包金,獅與二童均五彩撥金,下承漢白玉石台。此照片為僅存的四張正覺寺山門以內的照片之一,可驗證史料記載準確無誤,也彌補了學術的空白,對研究、復原正覺寺文殊亭有至關重要的參考價值。

本次發佈會還首次公佈了謝滿祿在1882年前後拍攝的圓明園木構建築未被徹底摧毀前的照片,其中包括圓明園順木天、北遠山村、魚躍鳶飛、舍衞城、濂溪樂處、斷橋殘雪石橋、鴻慈永祜、魁星樓、長春園宮門、海嶽開襟、法慧寺多寶琉璃塔等建築羣。謝滿祿是目前已知拍攝圓明園木構建築在1900年被徹底破壞前遺存最多的一位攝影師。

這些老照片清楚地呈現了這些建築未被徹底破壞之前的狀況,打破了以往圓明園的中式建築僅停留在文獻記載或是畫作中的呈現方式,讓人可以一睹皇家園林曾有的輝煌氣派。“在謝滿祿拍攝的木構建築照片亮相之前,很多人一直認為,西方攝影師無法涉足尚屬皇家禁地的圓明園,這些照片也成為很多建築毀壞變遷的依據。”劉陽介紹道。

“圓明園從建成到現在,已經300多年了,現在我們站在圓明園遺址上,難以想象它當初是多麼的五彩繽紛、華麗多姿。儘管這些圖只是黑白的,但卻無聲地告訴我們當時圓明園所發生的一切。”中國人民大學清史所教授、博士生導師何瑜説道。

圓明園經歷了從萬園之園到廢墟再到遺址,從皇家園林到老百姓居住的村落再到首批國家考古遺址公園的變遷。劉陽告訴記者,“在圓明園罹難後的一百年間,不少攝影師攜帶了當時最為先進的照相設備對遺址進行拍攝,包括中國香港攝影師賴阿芳、德國攝影師奧爾末、法國人謝滿祿、瑞典人喜仁龍,這些早期影像也成為圓明園百年滄桑的歷史見證。”

助力圓明園流散文物迴歸

一直以來,圓明園管理處致力於收集、整理、研究圓明園老照片等史料。圓明園老照片不僅有助於圓明園歷史、建築、園林等方面的研究及相關建築的維修和恢復,也對尋找和確定流散文物的線索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在1882年前後,謝滿祿買到了十二獸首中的鼠、牛、虎、兔、龍、馬、豬等七個,但在運輸回國過程中豬首、兔首、鼠首被竊遺失,只有牛首、虎首、馬首及龍首被帶回法國。謝滿祿給它們分別拍攝了照片,這批照片對研究圓明園獸首當年的流散過程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2006年圓明園管理處藉助大水法的老照片,確定了在北京西單附近一户民宅中的石魚為大水法遺物,將其收回並收藏於圓明園展覽館。

“這些老照片清楚地呈現了這些建築未被徹底破壞之前的狀況,打破了以往圓明園的中式建築僅停留在文獻記載或是畫作中的呈現方式,讓人可以一睹皇家園林曾有的輝煌氣派。我是一名影像資料的研究者,分析這些老照片,有時會突然發現自己作為現代人的想象力有多麼匱乏,特別是那些清晰度特別高的玻璃底片,彷彿打開了一個個盲盒,不斷給我們帶來驚喜。”北京交通大學建築藝術學院副教授魏昀贇介紹道。

未來,圓明園管理處計劃展出更多珍貴的老照片,讓更多的人通過這些光影記錄,穿越時空了解圓明園的歷史變遷和文化底藴。“我們將以創建三山五園文物保護利用示範區為契機,加大歷史文化挖掘,追溯圓明園劫難前的印記,充分利用圓明園高校研究聯盟專業優勢,加大對圓明園植物、動物、園林、水景、科技等基礎研究,有效保護傳承優秀的傳統文化。”圓明園管理處副主任李向陽説道。

分享到:
相關鏈接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