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舊版

媒體交大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媒體交大 > 正文

時間:2021-03-10 來源:中國科學報 作者:甘曉 高雅麗 蔣程

中國科學報頭條:處理科研不端切莫“高舉輕放”

近年來,科研誠信事件不斷“出圈”,引起公眾廣泛關注。而這些事件的處理結果更是被各方熱議。

在我國科研水平不斷提高、科研活動特點已發生較大變化的今天,科研誠信事件應當如何處理?2021年兩會期間,《中國科學報》對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院士蔡榮根,全國人大代表、中國科學院院士楊學明,全國政協委員、北京交通大學教授鍾章隊進行了專訪。

《中國科學報》:科研誠信問題歷來受到科教界代表、委員關注,在歷年兩會上都是熱議的焦點。你如何看待科研誠信?

蔡榮根:應該説,科研誠信是科學精神的精髓,事關整個國家和民族的價值取向,是非常重大的議題。在我參加的全國政協會議小組討論會上,委員們也經常議論這個話題。

當然,我們作為專業工作者,在討論科研誠信問題時,需要把它和“學術爭論”嚴格區分開。對科研不端“零容忍”,但對正常的學術爭論則應當鼓勵。

《中國科學報》:要怎麼做才能稱得上“零容忍”?

蔡榮根:按我的理解,“零容忍”應該是一個態度、一個原則。從操作上講,則需要根據實際情況,在專業工作者紮實調查的基礎上進行判斷。

實際上,我們已經有規定,科研誠信問題分為多個層次,從不當署名、誇大成果到造假剽竊。這些問題的輕重不同,處罰力度也應有別。

《中國科學報》:如何評價當前對科研誠信問題的處理?

蔡榮根:這些年來,我們的確針對科研誠信問題出台了很多政策和規章制度,各個單位也都通過類似於科研道德委員會的組織處理這類問題,但卻沒有明確的條條框框量化處罰細節。這就導致了潛規則做法很多,處罰彈性空間大,很少起到警示作用。

很多時候明明出了問題,處理時卻總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

我認為,當前對科研誠信問題還應該加大處罰力度。應嚴格按照規章制度,對違反科研誠信的行為小問題小處理、大問題大處理。事後的嚴格處理遠比事前的警示教育效果要好。

鍾章隊:目前,我國在處理科學問題時會受到很多其他社會因素的干擾。科學的自主性很強,大家應當就事論事,不應將所謂權威、私利摻雜其中,應當讓問題儘量在規範的科學共同體內討論解決。

楊學明:從科學史上看,各國都有學術不端問題出現,我們現在大的科研氛圍是積極向上的,但是處理科研誠信問題的方式不夠成熟有效。正常機制下,科研誠信問題處理應該由科學界內部和科技管理機構負責,但現在這些糾錯機制不夠有效,經常有政府部門、公眾輿論介入,這是不正常的現象,對科學發展也不利。

《中國科學報》:“高高舉起,輕輕放下”有哪些具體表現?

蔡榮根:例如,科研誠信事件出現之後,一般是由當事人所在單位學術組織先做鑑定。令人失望的是,這些單位都是優先保護當事人,批評教育一下了事,給公眾造成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壞印象。

這樣的做法是極其短視的。

《中國科學報》:對於這個問題,你有什麼建議?

蔡榮根:這需要科研工作者、所在單位,乃至整個科學共同體都負起責任來,建立一種良性發展的生態。

這裏也應該強調,科研機構要對此負起責任來,而不是總抱着“各人自掃門前雪”的思想處理科研不端。例如,美國哈佛大學就對心臟幹細胞學術造假的當事人進行了頂格處罰。

科學最為看重的是論證過程,一個案例勝過一摞文件。當前,我國科研誠信教育急需可用的警示學習案例,對於廣大科研工作者來説,有關方面只有對學術不端事件快速響應,進行公開、透明、詳細的調查,拿出科學、公正、令人信服的調查處理報告,讓標準和規則公開,才能減少大家觸犯這些誠信準則的可能性。

楊學明:科研管理機構對學術不端行為的處理要有一套嚴格的執行標準,要有拿得出手的措施、讓大家心服口服的處理方式,不能講人情或者摻雜其他因素,這樣才能遏制學術不端。此外,科研氛圍和學風建設十分重要,學科領域內的主要科學家應當發揮重要作用,如果他們都很注重科研誠信,學術界的風氣就會變得越來越好。

分享到:
相關鏈接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